【城中村改造】爱湖村:即将逝去的村庄

2016-05-10 浏览次数:2540 
字号: T|T

为建设美丽新城南,三江街道西湖村爱湖自然村将全部拆迁,从此,世上再无爱湖村。

 

旗杆台门:村庄的精神标杆

有人道得清村庄的历史,只记得很久以前,他们的祖辈就在这里开荒种田,纺纱织布,生儿育女,然后,村庄渐渐有了生机和模样。

 

  “刚解放那会,村子还只有三四十户人家。环村有条河,像围巾一样把村庄团团围住;村庄外面全是东一口西一口的塘,东一处西一处的乱石岗,都是村民一寸寸改造成良田的。”86岁的宋贤昌早年曾担任村书记,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“老书记”。

搬家

  阳光轻浅,时光厚重。“老书记”的记忆中,早年的爱湖村有3个老台门。其中旗杆台门最为显赫。吃过夜饭,大家都涌到旗杆台门乘风凉。

搬家

  讲故事的讲故事,说典故的说典故,关于这个台门的来历,也在一个个凉风习习的夜晚闪亮登场。有人说旗杆台门建造于明朝,有人说建于清朝;有人说是因为姓宋的祖宗教出了一位做状元的学生,所以起了旗杆台门,有人则说姓宋的祖宗不是因为教出状元学生,而是因为在广东做了大官……

  讲述中,有人附和,有人反驳,有人倾听,有人默默吸烟,还有人打了个呵欠。夜渐渐深,人渐渐散,一天过去了,第二天又照样来过。

 

搬家

  多少年过去了,旗杆台门早已轰然倒塌,只剩下坚硬的门框还矗立在断垣残壁间。它是爱湖村的历史缩影,也是爱湖村曾经的精神标杆。


日立牌电视机:一代人的集体狂欢

  是一台18寸的黑白电视机。日立牌。日本原装货。1979年产。老古董一样的货色。现在它默默地立在爱湖村办公室的角落头,低调而内敛,静默而深沉。

  1979年,爱湖村从县城抬回了这台电视机时,曾经轰动了整个中爱公社,这是中爱公社第一台电视机。电视机放在村大会堂,做了一个专门的柜子,由村会计宋贤焕负责放映。

曾经的村大会堂

 

  因为四邻八村赶过来看电视的人实在太多,村里还实行票给制,即凭票入内看电视。本村村民依照人数,每家每户分票,外村人虽然没有票,但也可以赶过来看(票只不过是一种仪式感,证明爱湖人是日立牌电视机的主人而已)。那时,电视热播《霍元甲》《射雕英雄传》《排球女将》等等,大会堂里常常坐满了人,站满了人,挤满了人。

  电视没有“有线”,也没有“机顶盒”,接收信号全凭一根天线。天线就竖在屋顶上,用一根长长的毛竹。有时信号不好,屏幕上出现雪花点,宋贤焕就去转天线。转一下,问大家“清楚了没有”;再转一下,再问大家“好了没有”。有时转来转去,就差那么一点点,等声音和图像终于清晰了,大家才长长吁出一口气。

网络配图

  日立牌电视机“退休”好多年了,但村里一直舍不得丢弃。整个1980年代,它为爱湖村民带来多少欢歌和笑语?


爱湖塘:知了声声的夏天

  东有塘,塘叫爱湖塘,所以村庄也叫爱湖村。这是关于塘的传说,也是一个村庄的来历。这塘的分量有多重,由此也可见一斑了。

 

  先前,塘很大。塘里有莲有菱,有鱼有虾。春天来的时候,黑黑的小蝌蚪摇着尾巴游到这头又游到那头,一群群小鱼跃进水面又钻进水底;夏天到了,塘四周垂柳荫荫,蝉鸣声声,孩子们在这里摘菱角钓鱼打水仗。

爱湖村航拍

  “一到夏天,我们就泡在水里过日子。”42岁的马开军是土生土长的爱湖村人,关于爱湖塘的记忆几乎覆盖了他的整个童年。知了猛烈的叫声一声声从头顶密密砸下来,马开军和小伙伴们却一个猛子,一头扎进凉阴阴的水底深处。

 

网络配图

  还有村里的那个加工厂,也是孩子们的乐园。冬天到了,元旦近了,家家户户都洗了水缸,浸了粳米,预备着做年糕。年糕是过年的前奏,是农民一年辛勤劳作的庆祝仪式。做年糕最欢欣的要数孩子们。热气腾腾的年糕从口子里吐出来了,接一段过来,捏成元宝的样子,做成饺子的样子,再佐以一片腌萝卜,那滋味至今还让味蕾留恋不


 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